贵州文明网 > 聚焦贵州
强化公民道德建设 助推城市文明创建
时间:2018-06-22    来源:贵阳日报    

  

  论坛现场

  

  靳凤林 杨厚信 摄

  

  姜晶花

  

  吴瑾菁 杨厚信 摄

  

  张溢木

  

  漆明春 杨厚信 摄

  

  王乐

  

  曲蓉

  

  冉光芬

  上周,由中国政治伦理学会主办,清镇市委、清镇市人民政府承办的公民道德建设与城市文明创建高端论坛在清镇举行。来自中国政治伦理学会、北京建筑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宁波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以“公民道德与城市文明建设”为论题,从公民道德观塑造、城市文明建设、城市文化、乡村文明等方面展开研讨,共同探讨公民道德建设与城市文明创建的关系、方法及途径。

  中国政治伦理学会会长、中央党校哲学部伦理学教研室主任、教授靳凤林

  公民道德水平的提升有助于公民社会建设

  “公民道德建设与城市文明创建之间是紧密相连的。”靳凤林认为,优良的公民教育固然有助于提高受教育者的公民道德意识,但要使公民教育真正取得成效,还必须通过丰富多彩的公民实践活动,来提高公民的社会公德认知方式和公共活动参与模式,从而造就与现代社会相适应的德才兼备的高素质公民队伍。

  靳凤林说,与西方社会不同,在我国的公民道德建设中,把职业道德、社会公德、家庭美德视为社会主义公民道德建设的三个重要领域,这三者之间相互作用,彼此互动。其中,高尚的社会公德为职业道德、家庭美德建设提供了良好的社会环境,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也会对社会公德产生巨大影响。一个具有良好家庭美德素质的人,在社会上也一定是一个遵守社会公德的好公民。

  “正因如此,近年来我国评选和树立起一系列道德楷模,包括职业道德、社会公德和家庭美德等不同领域的代表人物,从这些先进公民的感人事迹中释放出巨大的社会正能量,有效地促进了我国公民道德水平的提升。”靳凤林说,只有具备了较高素质和教养的公民群体,才能建设和发展出一个理想的公民社会和国家政府体系。

  江西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吴瑾菁

  社会道德环境和个体道德之间是有机统一的

  “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尽管取得了突出成绩,但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城乡差异、个人收入差异日渐加大。因此,消除社会贫富的两极分化,实现全民族共同富裕,是从根本上解决社会道德困境的渠道。”吴瑾菁教授认为,当前社会道德困境与社会公正有紧密联系,要实现德福一致,需要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他说,“社会主义道德建设不能浮于表面,成为形式主义,而应该落在实处。社会主义道德的主导地位不仅需要经济基础、政治地位的保障,更需要广大群众的真心接受,社会主义道德教育任重而道远。”

  吴瑾菁还认为,社会道德环境和个体道德行为之间不是两个独立要素,而是有机统一的。因此,正确对待道德行为中的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物质利益与非物质利益之间的关系。不仅需要锻炼人的理性选择能力,还需要培养人们的道德情感,锻炼人的意志。社会道德环境越好,个体道德行为就会越有保障;个体道德行为越是坚定,越是有良好的社会道德环境,并形成良性循环。

  贵州省委党校哲学部主任、教授漆明春

  城市文明发展要强化公民道德价值观建设

  人是城市的主体。人们的道德价值观是城市发展的灵魂,没有文化作支撑的城市不可能有自己的独特个性和精神生命。漆明春认为,道德价值观为城市发展提供价值引领和精神动力。强化公民道德价值观,不仅是城市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公民个人实现人生幸福的内在要求。

  强化公民道德价值观需要强化文化支撑。“贵州的道德价值观深受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贵州民族文化和红色文化的影响。”漆明春说。当下贵州强化文明城市建设既要注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的共性因素,更要强化贵州文化的个性因素,彰显城市文化的独特魅力。而民族文化、红色文化、传统文化这些丰富的文化资源,都成为新时代贵州道德价值观建设的宝贵资源。

  漆明春认为,强化公民道德价值观建设,推动文明城市建设,不仅抓全面,推动道德价值观建设对象的全覆盖,还要抓重点,强化对领导干部、教师、家长等关键群体的使命意识和责任担当。同时,还要建立健全对道德行为的激励约束机制,营造良好的制度环境,构建宣传部门牵头、相关部门密切配合的大宣传工作机构,扩大道德价值观教育的辐射面和影响力。另外,还要广泛采取文学、音乐、雕塑等手段,创新宣传教育方法,强化道德价值观教育的吸引力和感召力。

  宁波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曲蓉

  文明礼貌是社会公德建设的抓手

  “文明礼貌是社会公德的基本规范之一,文明礼貌的行为规范被理解为一种基础性、常识性的道德要求,是人们在公共生活中应遵守的行为准则,也是社会主义公德教育和建设的重要抓手。”曲蓉认为,作为道德观念的文明与礼貌不完全相同,文明要求理性和意志对情感的节制。社会文明进步要求人们在公共生活和公共交往中礼貌相待。

  在曲蓉看来,礼仪与礼貌本质上是一致的,都是尊重和敬意的表达方式,但二者之间又有所区别。礼仪重视程序,而礼貌是为公共交往的顺畅、节约公共生活成本而产生的基础性道德,以效率和实用为基本原则。

  另外,中华传统礼仪限于私人关系,对公共生活和公共交往缺乏约束力,而礼貌则是个体与陌生人交往时持有的道德观念。更为重要的是,礼仪的目标是培养一个人“温文尔雅”的特质,而礼貌的目的是维护文明生活方式和社会秩序。“文明与礼貌正式结合起来,成为现代汉语中特有的一种道德观念。”曲蓉说。

  贵州师范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学科主任、教授冉光芬

  加强诚信文化建设构建公民道德体系

  “什么是诚信?诚既言行合一,信既言必行行必果。”冉光芬教授认为,诚信对公民道德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要加强诚信文化的建设。

  冉光芬引用了中国古代社会的系列诚信典故加以说明,中国是一个注重诚信的国家,但是随着现代社会进程的加快,诚信出现缺失。“造成的诚信缺失的原因有很多,经济的,政治的,市场经济本来只作物质交换的领域,但是它却阻碍了我们的心灵,影响了我们在非经济领域的滥用原则的行为产生。”

  在冉光芬看来,导致诚信缺失最根本的原因是诚信教育存在误区,“我们在塑造道德教育的过程中,当我们警告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一般用“你要…否则…”的语气来作为威慑,我们构建诚信价值的方式是一种功利主义的,我们把诚信作为一种交换的筹码。”

  冉光芬认为,要从功利主义价值建构的方式转化为道德选择,唯有如此,诚信才能从一种外在规范真正内化于心,一个体现我们行为方式的诚信文化才可以重现。

  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姜晶花

  城市文化的多样性 推动城市文明发展

  “城市是社会分工的产物。”姜晶花借助迪尔凯姆的观点说道。人类进入社会大分工阶段,城市的出现与各种相关功能的不断成熟,使得社会城市密度增加,城市个人自由程度较高,人与人之间关系疏远,城市成为社会的枢纽。

  姜晶花认为,文化在社会化过程中具有重大功用,文化是社会的结构性要素,在社会化过程中内化于个体之中,从而影响个体行为。现代城市由于分工越来越细,城市版图不断扩张,城市的影响力在社会的有机团结上体现得越来越强。城市文化是社会分工效果的展现,城市人在精神上认同了社会分工的选择,认同社会有机运转的能力。

  “城市越是运转正常,城市文化越是不断创新发展,二者相互推进,相互影响。而不同职业产生不同的文化样式,从而呈现丰富多彩的城市文化类型。”姜晶花认为,多样性的城市文化类型推动了城市文明的发展。

  北京建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张溢木

  城市文明建设需塑造城市文化形象

  一个城市的文明建设大都基于文化发展。张溢木认为,城市文化建设不仅要塑造城市文化形象,还要发展独特的文化活动。

  “一个城市的文化形象由什么决定呢?比如说到伦敦,大家可能会想到大本钟,会想到泰晤士河。”张溢木举例说。一个城市的形象首先是它的标志性建筑。但是在设计建筑的过程当中,要考虑到整个城市的文化发展,要考虑到什么样风格的建筑是符合这个城市风格的,什么样的建筑是不符合的。

  “除了塑造城市形象,还要发展城市独特的文化活动。”张溢木说。任何城市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资源,这些资源都可以用来发展自己独特的文化活动。在这方面,尤其需要政府部门各级领导、各级文化工作者来加以推动,通过借鉴国内外的先进经验,结合自己的独特的文化资源,办好自己的文化活动,办出特色来,办得有吸引力。

  中国政治伦理学会副秘书长、中央党校哲学部伦理学教研室副主任、清镇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王乐

  强化乡村文明建设留住“乡愁”

  “我们曾经看到阡陌纵横、炊烟袅袅的村庄,在城镇化轰隆隆的推土机声中逐渐消失。”王乐以“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村文化建设”为题,对当下社会发展中乡村文明建设的必要性展开论述。

  王乐说,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乡村及乡村文化正在消失,首先是地理上的乡村消失了,村庄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后来城市要“摊大饼”,要扩容,在城镇化建设过程中,村庄成了城市。“2000年到2010年期间,中国的自然村落从360万个锐减到270万个,十年间消失了90万个村庄,每一天都有250个左右的村庄在消失。这是民间文艺研究会的会长、专家冯骥才先生做的一个统计。”王乐说。

  王乐表示,与此同时,精神内涵的乡村也在消失。道德水准下降,乡村的社会伦理解体,乡村文化开始走向粗鄙化。乡村的精神内涵已不再具有自信,而是蠢蠢欲动,走向了一个物质化、欲望化的模仿城市的道路。“正是此背景下,更要加强乡村文明建设。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并不是简单的工业化、城市化,乡村的存在也不是简单为城市提供土地、粮食和劳动力,而是具有无法估量的多重价值和魅力。”王乐说,“希望清镇在新时代能够更好地诠释乡愁、留住乡愁,以乡愁为载体,建设好乡村文明。”(记者 黄菊/文 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本报记者 黄菊 摄)

  1. 上一篇:
  2. 下一篇: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8年年会将于7月6日至8日在贵阳举行
责任编辑:赵来睿
相关报道

网站群

地方文明网站 贵州省文明委成员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
 
贵州文明网中文域名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 | 地方网站 | 文明邮箱 | 旧版回顾
联系地址贵阳市广顺路1号 省文明办秘书处(贵州文明网编辑部) 咨询电话:0851-5893279 5891802 咨询QQ:383390061 邮编:550002
Copyright©贵州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文明网]
黔ICP备10003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