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黔东南州:用“活”村规 “约”出新貌

   

  锦屏县华寨村村民种植灵芝增加收入。谭元勇 摄 

   

  台江登鲁村新挂上墙的“村规民约”。记者 陈丹 摄 

  村规民约是村民自治的起始阶段,是村民依据党的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结合本村实际,为维护社会秩序、社会公共道德、村风民俗、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共同制定约束规范村民行为的一种规章制度。 

  在黔东南乡村,存在着形式多样,蕴含优秀历史文化传统与朴素道德准则的村规民约,这些“乡土规矩”在规范基层社会生活、扬美抑丑、移风易俗等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以下选取4个村寨,采撷它们利用村规民约在生态环保、环境卫生、社会和谐等方面的作用,一窥“约”出来的乡村新气象、好风气。 

  关键词:环境卫生 

  清新村:牛过村寨不留痕 

  7月27日早上8时,凯里经济开发区鸭塘街道清新村村民文德正在家里忙活着,突然听到村里的广播在通报批评他,说他没有及时清扫牛过路时留下的牛粪。 

  “开始我还以为听错了,今天没牵牛出去呀,还特意跑到广播底下去听清楚一点,一听,真的是我。”文德说,回家他问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儿子才知道,牛是儿子牵出去的,本想回到家了再去清,没想到才几分钟,广播里的通报批评就来了。“今天丢丑了。”拿起铲子、粪桶立马跑去清理的文德黝黑的脸上泛着红晕,“我现在牵牛出去都带着铲子、粪桶,没想到儿子没注意这点。”体验了一回“通报批评”的文德表示,这样的“脸”丢一次就不愿再丢了。 

  从2017年4月开始,这样动真格的通报批评在清新村时有发生,而这一切都源于清新村2017年4月新修订的“村规民约”。 

  记者看到,新修订的“村规民约”共分为环境卫生、消防安全、邻里关系、社会治安四方面内容,其中主要侧重内容是环境卫生,里面的条款十分细化,具体。 

  “拉牛过村寨的牛随便拉屎,牛主必须立即清扫,随时保持地面整洁、干净。凡是不主动清扫的牛主,将通过广播进行点名批评,并且在公开栏公开批评。”在所有的“村规民约”条款中,针对牛过村寨的这条最受关注。 

  据清新村党支部书记文玉清介绍,有着448户、1385人的清新村拥有美丽的镰刀湾景区,清水江环绕,风光秀丽,独具旅游优势,正迎来旅游大建设、大开发时期,凯里市城郊型民族生态观光旅游项目即将在这里启动。 

  “旅游要搞起来,村里的环境卫生不能差,但以前这里却有着‘牛屎巷’之称。”文玉清说,清新村村民们喜欢喂斗牛,全村用来斗牛的大水牛有几十头,路上经常牛粪遍地。 

  “这是近年来第三次修订‘村规民约’了。”在文玉清的记忆中,第一次修订的“村规民约”偏重“两抢一盗”,第二次偏重计生,这次则偏重环境卫生,而且内容不再笼统。 

  关键词:生态保护 

  肇兴村:百年村规护生态 

  鼓楼、花桥、小溪、梯田……这个夏日,来来往往的游客走在黎平肇兴侗寨生态浓郁带来的凉意中流连忘返。这份凉意源自于肇兴侗寨极佳的生态环境和良好的植被。 

  “你看,只要一抬头,四周都是树嘛。”在肇兴侗寨,目之所及,皆是绿意盎然。63岁的陆根茂现在是肇兴侗寨侗族博物馆管理员,是土生土长的肇兴人,了解这里的一草一木。他说,这里的人爱惜树木,人与树之间早已相生相依。 

  为更好地保护生态,肇兴侗寨通过村规民约约束村民的行为。在村规民约中,明确保护生态的办法和对破坏生态者的严厉惩罚。“其中一条就规定,肇兴侗寨方圆一公里内的林地禁止砍伐。”陆根茂说。 

  这份约定历史悠久。70岁的“寨老”陆述仁老人向笔者证实这个说法。跟随着老人,穿过一片稻花飘香的稻田、顺着小河边往下游走,不一会儿来到一块一人高的立方体石柱前,老人停了下来,显得有些激动:“这就是我说的‘证据’了。小时候放牛,我就发现这块碑。”石柱正面的顶端,“封禁碑”的字样清晰可见,石牌四面的小字有些模糊不清。在现场,老人向记者讲解了石碑上的大致内容:“碑文说因有人不顾村规民约的条款,擅自砍掉了盖古山上的树,现在通过全寨人商议确定永远封禁这片山林。” 

  石碑的落款是道光年间,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但村民们依旧严格遵守着石碑上的条款,没有人砍这块石碑背后山林的一棵树。 

  历史悠久的村规文化,不仅让村民们养成遵规守规的良好习惯,也让这个村寨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态环境。 

  陆根茂说,1984年,肇兴侗寨结合当时的实际情况,重新整理和设立了新的村规民约,规范村民行为。内容涉及生态保护、婚姻、田地纠纷等共20个条款。其中,涉及生态保护的条款就有两条。第11条:用材林禁止乱砍滥伐,砍伐1棵树,罚补种10棵;第12条:禁止砍伐风景林、封山育林区薪炭林,违规者根据情况予以重罚。 

  “这些村规民约,村民在口口相传中都自觉遵守。大家都知道要有好环境才能留住游客。”陆根茂说。 

  关键词:移风易俗 

  摆列村:破陈规旧俗促发展 

  “49岁的熊老六有女朋友了。”这些天,这一条消息,在榕江县八开镇摆列村村民中迅速传开,人们纷纷向他道喜。 

  “以前好不容易有了女朋友,带回家里后,人家还是跑了。”熊老六的大哥熊老养告诉笔者,原来老六也曾带一个女友回家,但是家里困难,没钱办婚事,不到一年,人家跑了,所以才单身到现在。 

  摆列村原党支部书记侯玉权介绍,2000年左右,在当地办一场婚事,要花费10000元左右,相当于花费一家人七八年收入;2009年、2010年,办一场婚礼要花30000元,也相当于花费一家人当时三四年的收入。那时,“婚结了,人穷了,发展难了”,所以人们谈婚色变,很多人因此患上“恐婚症”。 

  如何改变办婚酒负担重、早婚、抢婚等陋习,当时的摆列村村支“两委”多次召开群众大会,研究解决办法。2010年,摆列村将文明结婚、简洁办婚事等内容纳入了村规民约,提倡文明新风,破除陈规旧俗。 

  “办婚事要两方家庭商量,总的原则就是,不能借钱办酒。如果违反村规民约,在群众大会上批评教育,并适当进行处罚。”时任摆列村村民委员会主任、现任村党支部书记蒋玉祥说:“村规民约出来后,二三头猪就能办一场酒席,那几年我们寨上出现了一次‘脱单’高潮。” 

  摆列的村规民约,改变了当地大凡小事攀比成风,铺张浪费,办一堂喜事花去几年甚至一生积蓄的旧传统观念,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认可。2013年,由榕江县苗学会牵头,在摆列村村规民约的基础上,制定《苗族习俗改革榔规》。 

  新的榔规对婚姻、嫁娶、丧葬、贺礼、鼓藏节、文化传承、子女教育、卫生环境等都作新规定,并对嫁娶、丧葬、贺新房、鼓藏节等节日庆典活动,要根据条件从简办理,以节约更多的资源用于子女教育和发展生产。 

  “现在我们办红白喜事不再攀比。”摆列村村委会主任侯正刚说:“但我们现在‘攀比’的是,看谁家的孩子读书好,谁家的生产发展快,脱贫路子宽。” 

  关键词:社会和谐 

  华寨村:合约管理“劝”出村美民富 

  盛夏七月,天蓝云白。锦屏县隆里乡华寨村的寨门前有两根石础圆木的柱子特别显眼,上面雕刻着“合约管理,以歌劝和”八个大字。华寨村有4个村民小组、213户、1049人,是苗族、侗族聚居的村寨。近年来,在“合约管理”模式的引领下,通过实施“劝和制度”,村寨治安秩序良好,群众安居创业,是远近闻名的示范村。 

  十多年前的华寨村,社会治安差,家庭内部及邻里之间时常发生口角之争,脏乱差现象及矛盾纠纷十分突出。如何寻找一个突破点,让全村人拧成一股绳,齐心聚力谋发展成为当时村“两委”急需解决的大问题。 

  “我们村‘吃饭劝和’的习俗历来就有。”村支书龙运朝介绍,2004年,村支“两委”通过召开多次村民代表大会,将“以歌劝和、合约管理”纳入《村民合约》,全村户户签名,支持用“劝和”的方式调解矛盾纠纷。村里成立了由1名组长、5名信息员和22名有威望、能说理会唱歌的人组成的劝和小组,一旦发现争吵或打骂现象,信息员立即通知劝和小组成员,劝和小组便抬着“家和万事兴”的“劝和匾”,敲锣打鼓、放鞭炮到当事人家里“劝和”。放“劝和炮”、送“劝和匾”、吃“劝和饭”、唱“劝和歌”,成了华寨村独特有效的“劝和模式”。 

  “我是村里第一个被‘劝和’的人,吵架要请大家吃饭,花了钱还丢面子。”回忆起被“劝和”的事,如今已任村主任的董启鹏有些不好意思。 

  村民龙本举原来爱打牌,夫妻间经常吵架,自从“家和万事兴”匾牌流动到他家后,龙本举改掉了不良嗜好,搞起了货车运输,盖起了新房。当笔者问及“劝和匾”如今放在谁家时,村主任董启鹏自豪地说:“村里多年没有人吵架,‘劝和匾’放在老年活动室里都有些上灰了。” 

  “劝和制度”将家事与村事、村民与组织、村民与村民紧密联系起来。“自从有了《村民合约》,村里变化很大,家家户户和和睦睦,大伙儿都集中精力搞生产、抓收入。”村民杨从永说,大伙已经有好几年没吃到“劝和饭”了。 

  记者观察:开放包容与时俱进 

  乱刻乱画,请放牛半日。乱扔烟头,请打扫鸡舍一间。……餐食浪费,请洗碗一次。攀爬树木,请种树一棵……这是台江县台拱街道登鲁村用竹简书写最新挂上墙的“村规民约”。条款不多,但针对每一条都列出了十分具体的处罚措施,登鲁村村委会副主任张英荣说,村里新成立养牛、养鸡等几个合作社,在制定村规民约时,大家一致商定违约的处罚来点实际的。从中,不难看出村规民约的时代特征。 

  游走在黔东南乡村,村村寨寨几乎都有自己的村规民约,其内容多样,处罚措施五花八门。 

  在内容上,有些村寨侧重爱树护树,有些侧重环境卫生,有些偏重移风易俗,有些则重邻里关系、孝亲敬老等等。 

  在处罚上,大抵分为两类,一类是违约人要请全村寨的人吃一定数目的米饭、肉和酒;另一类则是如登鲁村一样,针对违约内容列出实际的,符合本村发展需要的处罚措施。 

  有着源远流长历史的村规民约,从传统中一路走来,随时代不断演变,成为乡村文明的另一种形态。 

  “村规民约是通过全体村民大会制定的,有很强的权威性,大家都是自觉去遵守,做不到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受处罚事小,但会在全村寨人面前抬不起头。”在黔东南乡村,有着深厚传统基础的村规民约已是融入血液的一种羁绊 

  看似一种束缚,实则是一种行为和精神上的支撑,又承载着某些符合社会主流价值的理念,村规民约让村庄旧貌换新颜,让人们找到家园归属感,它是社会价值的载体,给我们带来乡村仪式感。 

  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一些传统的村规民约记录进当地史志,刻到碑石上,或口口相传,其内容已烙在村民们的脑海中,刻在人们的心上,不再需要“立”规矩。而新的富有时代色彩的新村规民约正走进村民们的生活,如丹寨为更好地实施脱贫攻坚,把治懒写入新修订的“村规民约”中。被列为全国第二批传统村落名录的从江占里村,将保护传统村落承诺书纳入村规民约,约束村民共同保护传统村落。 

  今天,这些不断与时俱进的“乡土规矩”,在对当地人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与言行,发挥着潜移默化的规范、引导作用,为乡村带来新风尚、新气象的同时,也如同农村的老屋、小河、大树、旧俗等一起,成了乡愁的一部分,成为乡民的心理寄托。(贵州日报 记者 陈丹 余光燕 通讯员 王炳真 王瑞燕) 

责任编辑:赵来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