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美丽乡村建设号角 美丽发现之走进宁乡大屯营

    大屯营,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战争。初初一念,便有一幅历史画卷从时光深处缓缓打开:一排排营房,一队队士兵,还有广阔的练兵场。场上旌旗猎猎,战鼓擂擂,人影晃动,刀剑铿锵。不错,这里还真是古代屯兵屯粮之地,但现在却是宁乡县东南隅的一个秀美乡镇。不仅地理位置优越,而且人才辈出,还是宁乡县有名的商埠之地。自古以来,就有南来北往的商人往来穿梭、络绎不绝。

  借工作之便,有幸走进大屯营。迎着清爽的田园风,走在该乡石家湾村的村级公路上,黑黝黝的沥青路面带着崭新的热情,轻轻牵扯着我的脚步。一栋栋农舍分立在道路两旁和葱绿田野上,房前屋后田地平坦、瓜架整齐,一畦畦菜地排列有序,碧绿鲜嫩的蔬菜蓬勃生长。竹篱外,道路旁,五颜六色的花朵仰着明媚的小脸蛋,挤挤挨挨地开,力图湮没眼前一切葱绿,要做村庄里娇俏的小主人。

 

大屯营一角 杨跃清摄

  一条因楚大夫靳尚而命名的靳江水,在村中缓缓悠悠穿行,沿途所到之处,清澈的水流被分成无数条细小支流,注入到村民的每一口池塘里,又跳过岸边垂柳伸展在水中的柔软枝条,从池塘的另一缺口潺潺流出,浸入到每一垅稻田中。天蓝,水碧,鱼肥,粮丰,如此沃野平畴,难怪乎,为古代兵家必争之地。

  炊烟袅袅起,谁家新院唤儿归;稻香幽幽处,蛙鸣阵阵诉丰年。小狗在院中酣睡,鸡鸭在圈里打嗝。一群放学归家的少儿,叽叽喳喳、打闹嬉戏。转眼,没入村道的拐角处,只留下一些滚烫稚嫩的嘻哈打闹声在原地回旋。

 

  近年来,农村的变化日新月异。特别是今年,因全县美丽乡村的建设,有许多像石家湾这样美丽的小村庄,如雨后春笋般争先恐后地冒出来,让世代生活在乡村的乡民们幸福指数陡然上升,也羡煞几多城里人。置身在这花园与田园交错的风景里,让人感慨不已,真想就此归隐,采菊东篱,不问今夕是何年。

  透过篱笆墙,一眼瞥见农家院中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正在碧绿的柚子树下专心做作业。从柚子树上漏下来一桌子的细碎光阴,斑驳了女孩无邪的脸。耕读传家的大屯营人历来重视文化教育。在这方人杰地灵的土地上,孕育了女教先驱朱剑凡、教育名家汤菊中等人。这些教育先贤们撒播道德的种子,根植文化的基因,传载文明的雨露,浇灌梦想的心园。让“宁乡人会读书”实至名归。

 

  朱剑凡先生的故居听说就在石家湾。“宁乡大屋石家湾,三排九幢一百间。”这一百间房屋,便是朱先生的故居了,可惜现在古屋古祠堂均不复见,只剩下一小段残墙坚守在原地。岁月的更替,时代的变迁,让这座曾显赫一时、光耀十乡八里的豪宅夷为平地。原来的宅基地,也成了现在的大屯营乡政府所在地。

  抚摸着这段古残墙的泥土砂砾,我有些遗憾。脚步徘徊在原地,踩着朱先生当年的足迹,试图找到先生留下的一些生活印记。然而,几番找寻,我的努力是徒劳的,传说中的那一缕悠悠墨香,早已遗落在岁月的罅隙里,踪迹不见。只有乡政府大门前的两只麻石狮子,依然昂首张望。只有院中饱经风雨沧桑的几颗古木楠,依然茁壮挺立。是的,对于朱先生,这里已经没有太多记忆。先生丰厚的一生,已倾注在长沙周南女子中学。

 

  朱剑凡先生原本为明太祖朱元璋后裔。明朝灭亡后,朱家王室为躲避清政府的追杀而四散逃亡。流落江西的吉王朱见浚,得蒙一位姓周的湖南人保护,以儿子的身份,偕归湖南宁乡大屯营,隐姓埋名改为周,一求平安,二表感恩。从此,明王室的这一脉子孙,就在宁乡这块热土上过着寻常百姓家的平凡生活。一直到辛亥革命后,认祖归宗的愿望才再度燃烧,恢复朱姓。先生之父周达武是湘军首领曾国藩的得力干将,曾为湘军立下赫赫战功。后官至四川、贵州、甘肃提督多年。周家田产、家仆众多,家境殷实。作为富家子弟的朱先生好学上进,18岁便东渡日本接受先进教育。学成归国后,先生抛售乡间田产,捐献财务,聘请名师,并将长沙住宅的半边园林腾出来作为校舍,办起了湖南第一所女子师范学校——周南女校。办学期间,先生严谨治学,倡导民主,解放思想,引导学生走上革命之路。在当时女性地位低下的时代背景下,周南女校成为妇女精英的襁褓,妇女解放运动的摇篮,吸引了很多思想先进的社会名媛,先后培养了杨开慧、向警予、蔡畅、帅孟奇、丁玲等巾帼英杰。现更名为周南中学,属三湘名校。

 

  朱剑凡先生与毛主席关系甚好,两人惺惺相惜,常在一起谈论时政古今,讨论社会民生,并资助办文化书社。在大革命时代,朱先生积极支持毛主席,赞成办农会、斗地主恶霸,还亲自写文章声讨社会恶势力。朱先生仙逝后,遗骸移葬在北京万宝山革命公墓。

  呜呼,归去来兮!虽然,故土未曾有幸接纳先生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身骨,但他的精神与灵魂,永远浸润在大屯营的山山水水里,滋养着故乡的一草一木。(卿雪 通讯员 杨跃清)

责任编辑:向滟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