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文明网 > 文明论坛
爷爷,您在天堂还好吗?
时间:2018-04-03    来源:长顺县文明办    

  一年又一年,时光总是从指缝中无声无息溜走,一晃,多少年了,记不清了。只记得又是一年清明了,梦中总是时不时有爷爷,他还是坐在炉火边,抽着他的旱烟,吧嗒、吧嗒……一切还是那么熟悉,还是那么亲切,恍若昨天。梦醒时分,不禁泪流满面,就如现在,提笔敲打出的每一个字,都伴随着堵得发慌的胸口和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这么多年了,爷爷,您在那边还好吗?

  这么多年了,爷爷的离去依然是我们心中不可触摸的痛。他还是没能等到他的三个孙子成家立业,还是带着深深的不舍离开我们。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今天爷爷看到他的三个孙子都找到工作了,看到顾宇洋、冯辰辰、冯寅寅、周顺顺、周安安几个活泼可爱的重孙,儿孙满堂的他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吧;如果他看到今天家里也修起了跟别人家一样的三层小楼,他应该会含笑九泉吧……可惜,所有的如果却只能是如果,他终究没能等到这一切,生命被定格在了86岁。

  每逢佳节,脑海里总是回忆起与爷爷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他语重心长的教导、严厉的话语、善良的品质、乐于助人的精神一直是我们成长路上的指路碑、座右铭。

  还记得小时候,我在自家田里讨猪菜(方言),从街上买酒回来的爷爷对着我说:“你讨猪菜就讨,别踩坏我家麦子哦。”埋头讨猪菜的我抬头看到爷爷,便大声说:“是我啊,是我啊!”老眼昏花的爷爷听到我的声音,张开没牙的嘴大笑道:“我还认为是哪个在我们家田里呢。”善良的爷爷虽认不得谁在田里,虽然自家也需要猪菜喂猪,但是他没有凶一句,吼一声,仍是好言相劝。

  爷爷的善良在寨子里是出了名的。年经时的他有一手木匠绝活,只要别人有要求,他都会无偿帮人家打柜子、做木工,而且从不要求回报。张家的柜子、李家的桌子、江家的板凳……似乎每家都有一样东西出自爷爷之手,很多邻居至今都还对爷爷念念不忘。

  爷爷对孙子也是非常宠爱的。他曾无数次偷偷塞钱给我们买东西吃,每到赶集的日子,只要身上有钱,他总会上街买些糖果之类的好吃的小东西,回到家塞给我们,还买了我们爱吃的洋芋做饭给我们吃。那个时候,我们三姊妹最盼望的便是赶集天,因为爷爷会像变戏法一样变出很多好吃的东西。傍晚时分,我们三姊妹会端上小碗,碗里盛着爷爷炒好的洋宇丝,跑到屋外马路边的一块院坝里,坐成一排,似乎在向外人炫耀爷爷给我们弄这么好吃的东西。

  当我10岁左右,爷爷的身体渐渐很差了,脑子也越来越糊涂。有一段时间,他常常两只脚穿不一样的鞋,在马路边到处窜,搬起路边的石头乱丢。弟弟跟随着他一路走,好不容易把他带回家,他又拿起床上的枕头边咬边撕。看到如此反常的爷爷,弟弟哭了,听到哭声的我们赶紧跑过去帮着安抚。爸爸说,爷爷在不了多长时间了。

  再后来,我外出求学,一个学期回来一次,每次回来,爷爷都挺高兴,拿出特意留等我的香蕉、糖果让我吃,和蔼地叮嘱我要好好读书,以后才会有出息。吃着爷爷留得快烂的香蕉和快熔化了的糖,我常常想,等我工作了,我要给爷爷买新衣服、带爷爷坐一趟飞机、给爷爷买新床单被套……

  2001年,我顺利毕业并通过努力参加考试,终于当上一名人民教师。还是没能在离家近的地方工作,还是时不时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我都会给爷爷带吃的,爷爷每次都一边高兴地吃着我给的东西,一边叮嘱着要好好工作,好好教学生,不要打学生……

  2002年冬天,已经很久没有回家的我,想回家看看爷爷和父母。刚回到长顺,遇到堂姐,她大声叫到:“你咋还在这里,你公(方言:爷爷)都死好多天了。”当时,我大脑“轰”地一声,一片空白,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淌。我飞奔着坐上回老家的车,车上的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刚下车,两腿发软,怎么走到家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回到家,天很冷,暖和的炉火边爷爷的位置空着的,家里人很多,好多人啊,就是没有爷爷。我到处找爷爷,却怎么都找不到了……尽管我努力绕开那樽棺椁,但是它还是残忍地告诉我,爷爷就在里面。

  妈妈说爷爷走了好多天,因为怕我不安心上班,所以没告诉我,爸爸说,爷爷走得很安祥,给爷爷看日子,爷爷会在家里待半个多月,所以我放假回来还可以看到。

  姐姐还在念大学,弟弟还在读师范,我还在给学生上课,我们三姊妹都没有看到爷爷最后一眼,我们也从来没有想到他会走得这么突然,我们都还以为他会向往年一样等着我们回家,等我们回家叫他一声“公”。然而,他没有,他走得那么悄无声息,那么毫无征兆,那么让人意想不到。

  多少年了,每次回到家,总感觉爷爷还坐在炉火边最靠里的那个位置,“吧嗒、吧嗒”抽着他的旱烟;梦里,爷爷或是坐在路边晒太阳,或是用手捋着胡子……爸爸、妈妈、姐姐、弟弟时不时都会说,昨晚又梦到他了,每次爸爸都会说,吃饭时,给爷爷摆副碗筷吧。如今,爷爷的遗像立在家里的香火上,他还是那么慈祥、那么和蔼。每次回到家,似乎他还在,从来不曾离开过。

  每年正月十五,给爷爷上坟时,我们都会在爷爷的坟上点满灯,他的重孙们都虔诚地跪在坟前烧着纸钱,嘴里念念有词地求从未谋面的老祖公保佑他们考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

  十六年了,爷爷,您在天堂还好吗?希望您在天之灵保佑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幸福美满!(冯小燕)

  1. 上一篇:
  2. 下一篇:思 念
责任编辑:赵来睿
相关报道

网站群

地方文明网站 贵州省文明委成员单位 重点新闻网站 地方文明网站 友情链接
 
贵州文明网中文域名 |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 | 版权声明 | 地方网站 | 文明邮箱 | 旧版回顾
联系地址贵阳市广顺路1号 省文明办秘书处(贵州文明网编辑部) 咨询电话:0851-5893279 5891802 咨询QQ:383390061 邮编:550002
Copyright©贵州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文明网]
黔ICP备10003211号